欧佩克成员国经济面临多重挑战(国际视点)

文章正文
2020-03-31 12:59

  核心阅读

  受多重因素影响,国际油价近期出现自2014年以来的最大降幅,并持续徘徊在每桶30美元以下。低油价使本就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石油输出国组织(欧佩克)成员国经济雪上加霜,多国政府通过出台刺激性政策、寻求国际组织支持等方式纾困。

  

  全球主要石油贸易商维多集团近日预测,今年3月至4月间,国际石油需求量平均每天骤降1500万桶至2000万桶,降幅达15%—20%。分析认为,低油价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令欧佩克成员国经济遭受严重冲击,多国纷纷出台刺激计划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寻求贷款援助,疫情也使众多产油国经济多元化的努力遭遇挫折。

  供需危机叠加致油价暴跌

  国际原油价格近期持续低迷。截至3月27日收盘,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21.51美元,跌幅为4.82%。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24.93美元,跌幅为5.35%。

  3月初,主要产油国针对新一轮减产协议的谈判破裂,沙特宣布提升原油产量并大幅降低官方原油售价。沙特阿拉伯能源部官员30日表示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沙特国内交通运输减少,导致国内原油消费量减少,沙特计划自5月起将每日原油出口量从1000万桶提升至1060万桶。在供应量上升的同时,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快速蔓延的影响,国际能源市场需求急剧下降。国际能源署报告显示,如果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,2020年国际原油市场需求将自2009年以来首次出现萎缩。

  维多集团认为,正常情况下,全球航空业石油需求量大约为每天730万桶,目前约80%的运力受疫情影响而被迫中断。与此同时,水路和陆路运输业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。以欧元区为例,作为日石油消耗量高达1000万桶的经济体,目前区域内约60%的经济活动受疫情影响严重,导致石油需求量大幅萎缩。英国能源零售商联合会评估报告称,因疫情导致的经济活动停滞使当地石油产品销量下降了50%至70%。

  高盛集团石油市场战略分析师库尔瓦林表示:“目前来看,国际原油市场前景黯淡,一旦主要产油国间的价格战升级,叠加疫情导致的市场需求严重不足,将对原油价格造成更大的下行压力。未来油价或将跌至20美元的低位。”

  各国出台对策缓解困局

  3月26日,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下调了包括沙特、尼日利亚在内的9个产油国的信用等级。对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家来说,全球能源市场的动荡很快转化为其国内宏观经济层面上的压力。石油收入大幅下降导致部分欧佩克成员国面临公共开支严重不足、债务水平飙升和金融系统压力增大等困境。据高盛集团预测,如果国际油价维持目前低位,沙特国内赤字水平将从2019年的476亿美元飙升至2020年的800亿—1000亿美元。

  据国际能源署预测,2020年部分欧佩克国家预算收入将减少50%—85%,创过去20年来最低水平。由于大多数成员国2020年财政预算是建立在每桶55美元的油价基础上的,油价下跌使各国不得不重新调整预算。

  大西洋理事会非洲中心分析称,受低油价影响,2020年尼日利亚收入损失将超过154亿美元。在过去三个月,尼日利亚外汇储备下降了22%,货币出现大幅贬值,同时股市下跌和国债收益率上升还带来金融市场的动荡。阿联酋、科威特等成员国也都将面临不同程度的财政危机。

  IMF近日表示,已有十几个石油出口国向该组织提出贷款援助,其中厄瓜多尔和加纳形势最为严峻。国际金融协会首席经济学家伊拉迪安表示:“油价下跌、供应链紧张、经济活动受限以及石油输出国间分歧不断等因素叠加,将导致中东和北非地区国家的经济陷入衰退。”

  为应对疫情和低油价对经济的影响,欧佩克成员国政府纷纷采取刺激性政策对冲风险。沙特政府决定通过扩大借贷规模来应对财政收入不足的困境,宣布了总规模为1200亿里亚尔(1美元约合3.76里亚尔)的经济刺激计划以保持必要的公共支出不受影响;阿联酋央行会同阿布扎比和迪拜政府共同出台了价值1265亿迪拉姆(1美元约合3.67迪拉姆)的一揽子经济援助计划。

  经济多元化进程可能受拖累

  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日前表示,石油出口国在转变经济增长模式方面“面临着史无前例的挑战”。自2014年油价危机以来,多个欧佩克成员国均表现出推动改革和经济多元化的决心,力图摆脱单一依赖石油业的风险。但分析认为,在此次疫情和低油价的双重冲击下,产油国经济多元化进程将不可避免地受到阻碍。国际能源署报告称,产油国政府进行经济结构改革的动力与能源价格的周期密切相关,但价格下跌时政府将无力推动改革。

  疫情直接导致了旅游、酒店、航空、物流等转型中的产业受到冲击。以阿联酋为例,据统计,3月第一周全国酒店入住率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8.2%。

  据国际金融协会预测,沙特国内非石油领域经济增速将从2019年的3%下降至2020年的1.4%。“高赤字率将迫使政府不得不控制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,没有高油价带来的收益作为保障,非石油领域经济的发展将困难重重。”伊拉迪安表示。

  分析认为,从中长期来看,综合全球央行货币宽松政策等逆周期调节政策的实施,国际油价仍具备一定程度回升的基础。另一方面,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以及新能源技术的发展,也必将导致需求端结构的调整。比罗尔表示:“对于那些严重依赖石油收入的国家来说,如何建立更具活力、更加多元的经济发展模式,对未来应对挑战至关重要。成功的改革将为其提供更广泛的战略选择和发展机会。”

  (本报布鲁塞尔3月30日电)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3月31日 17 版)

(责编:曹昆)

文章评论